乱离

黄少天女友

all黄主义者

沉迷于黄少天的美色中

没有他我一天都不舒服

谁产all黄谁就是我爸爸

我好喜欢他

去他妈的全职联赛,我和少天要谈恋爱

事太多,把车屏了,风声过了再说,抱歉

置顶

=乱离


-

魔道祖师魏无羡中心(all羡)

凹凸世界雷狮中心和凯莉中心(all凯和all雷)

全职高手黄少天中心(all黄不拆不逆)

南方公园Kenny中心

宝石之国辰砂中心(all辰砂)

哈利波特赫敏中心(主德赫和all赫)

我喜欢的男孩子女孩子我要all他们让他们当下面的不接受的不要喷谢谢


喜欢的cp一般不拆不逆谢谢



很多都混,垃圾废话不写文沙雕博主

上学期间不更新


可能要删一些文章或重新修改一些




谢谢❤

看看

2018年下半月今日开始到19年不会再更新,拿不到手机。
初中狗忙死,请谅解

我会努力更新

谢谢你们

请求

打扰了。

各位有没有想到的羡羡相关R18或是和车搭边的什么什么涩情play都可以评论区下留言,有空会写的,你敢回复我就敢写!最近脑洞贫瘠,需要各位助力!!本人all羡!!什么都可以!不是相关别来找茬(。)

占tag致歉

重点:是车,各种play可以接受!都会写,可能会挑着,不分先后顺序!

你只管放心大胆的来,不会一一回复。抽空会写会艾特!佛系文手懒癌晚期所以自己要记住!!!请大家催更((什么))((假的))

cp见tag,没人会删。

【雷凯】叔侄关系

注意事项:(高亮!!)
意识流脑洞,年龄操作,OOC预警,注意避雷。
单纯自我想象只图写着爽看着爽的,看题目和内容就知道了,不滥竽充数当点文。
放飞自我,无脑产物,只求看的看的开心。
日常向——



-

雷狮从来不知道自己有个侄女,没人给他提起过,自然是不知道。


面前黑发的小姑娘正躲在她母亲的身后,一副怕生的样子甚是讨人喜欢。可雷狮没有从她的眼中读出任何害怕和陌生。


“这是我的女儿,凯莉,这段日子要辛苦你了,雷狮。”


女人把嘴角撤出弧度,雷狮皱皱眉,欣然接受了。


“好的,出国的这段时间您也辛苦,早些回来。”雷狮试着用比较委婉的方式表达他的嫌弃。


女人点点头,拖着行李离开了,然后头也不回的摔门离去。



-

雷狮发誓他很讨厌小孩子,即使凯莉已经上了初中。


雷狮就是从这个年龄过来的,自然是知道孩子们身上的一些气质和问题。一惊一乍的、问题不断、爱惹麻烦,把大人弄得团团转……那时小小的雷狮认为这是理所应当,可现在不一样了,他长大成人了,稚嫩的气息也该丢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不苟的工作精神和精明能干的头脑思维。


现在让他照顾小孩子,简直比登天还难。虽然登天也是件难事。


凯莉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等母亲走后就立刻变了副模样,嘴里咬着从桌子上未经允许拿的棒棒糖,坐相也不是个女孩子该有的样,不知道遮掩。看起来随随便便的,不像是个上了初中的学生,倒像个幼儿园还没毕业的小屁孩。


雷狮挑挑眉,面前的女孩分明就是个初来乍到的小姑娘,可表现出的却是个高傲尊贵的小小姐放荡随意,让雷狮无从下手。


“我说,你过分了。”许久,他开口说道。


小姑娘张望了一下四周,眨了眨水蓝色的眼睛,然后若无其事的盘腿坐在沙发上吃着棒棒糖。


“喂!”


“本小姐听见了,说吧,怎么了?”


啧啧,还用本小姐自称,这小妞怕是真把自己当成贵族小姐了?他暗自想到。


凯莉家里富裕不假,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每一天都是美滋滋的,同班同学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所以把她孤立起来。小女孩不以为然,反倒耍起了小公主脾气,尽管长得一副小家碧玉,却在养成的坏习惯上失了足,成为女生们的公敌。


当然,单指女生,凯莉在男生堆里意外的受欢迎,情书不断,更加让女生们眼红。


雷狮可受不了家里突然来了个大小姐,他身为凯莉现如今的监护人,必须帮帮她。


“我说,你该礼貌点。”雷狮摆出笑容。


“是,”小姑娘乖巧的点点头,“大叔。”


操。


果然,这个凯莉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

尽管凯莉很不好相处,雷狮还是尽力了。


星期天那天是初三报道的日子,雷狮起的比平时早很多,他有些困乏的打了个哈欠,但还是在准备完早餐之后就去屋里叫凯莉。


凯莉把自己整个卧进被子里,就好像厚厚的一堆沙土埋着她一样。被窝里传来弱弱的鼾声,可见小姑娘还睡的正香。


雷狮不留情面的将被子掀开,兴许是凯莉感觉到了凉意,眯着眼睛摸索,想找到暖烘烘的被窝,好不让自己冻感冒。雷狮单手拿着,把被子举的老高,脸上是意味不明的微笑。想都不用想,他是故意的。


凯莉一下睁开了眼,就看见了雷狮挑衅一般的笑容:“醒了?”


“把被子拿来。”小姑娘起来的时候还是昏昏沉沉的,摇头晃脑,黑发乱成一团,但是说话声音很大,足以看出来清醒了不少。


“该迟到了,快点起来。”


“我偏不!”在床上的凯莉好像是被激怒似的,不知怎的就红了眼眶,一脸的不高兴。

“你快点,早饭做好了。”

小姑娘还是一声不吭。

“我可不想你报道时迟到,对我的影响也不好。”

凯莉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 然后,

“……大叔废话好多。”

小姑娘心想,可能是说出来轻松多了。凯莉是故意的,她就是想气气雷狮,看看这个成年人生气的滑稽模样。她从床上起来,表情从晴转多云变成了多云转晴,不顾雷狮的石化就把他推出门外,然后哼着小曲换着衣服。

雷狮从没有这么绝望过,虽然已经二十多了是该找个女朋友了,但是他的颜值有着一定的保障,容颜也有一定的护理,公司和他要好的同事甚至连自己的弟弟都说自己“美如人妖”,怎么可能被这么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说自己大叔和废话呢?难道真是他雷狮缩水,年轻人膨胀了?

男人瞬间对自己的颜值失去了信心,他居然被一个初三的小女孩嘲笑了。

一切都是假象。这个单纯的姑娘不过想看看自己叔叔生气绝情时还不能发泄是个什么样子。

凯莉是个耿直且“诡计多端”的小机灵鬼,不仅爱捉弄人而且是非分明,做事不会黑白颠倒,全靠着自己戏精一般逼真的演技和“情智”合一的精明大脑,这个柔弱瘦小的小姑娘才能得以生存到这个地步。她说话的方式独特讨喜,那双倒映着海湾的水蓝色双眼仿佛能够看透人世间的所有一般,晶莹透彻,明亮的像一层薄薄的玻璃片,反射出来的是格外刺眼的太阳光。

所有见过凯莉的人都说,那双眼睛十分引人瞩目,是五官中最显眼的一处,哪怕是在人潮汹涌的街道上,也能一眼认出黑发蓝眼的小女孩。就像有人说过,那颗亮而大的眼珠子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盛夏中那一徐清凉的海风,因此她的双眼是小姑娘引以为傲的兵器。

她是多么的与众不同。




-

把凯莉送到学校之后,雷狮就轻松多了,他虽然自己操办着一家公司,可毕竟根基未稳,他不怎么忙。再说了有卡米尔、帕洛斯和佩利他们仨照看着,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倒是凯莉,这个家伙可真让人担心的。

雷狮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顺便拜个阿弥陀佛好让凯莉不在学校闯什么祸。雷狮可不遭这罪,打自第一眼见到这个小女孩就知道她来者不善,她的伪装还算合格,看起来是个机灵漂亮的乖乖女,殊不知这个心怀叵测的黑发姑娘到底有着多少心思,随便冲着一个陌生人露出微笑可能就会痴迷于此,谁会知道这是特别准备的死亡预告函,下一秒就会为这甜美可人的微笑丧命陪葬。

雷狮开着车一边想着。人在无聊时总会遐想连篇。但凯莉看起来就是这样的,哪怕眼睛的色彩再怎么纯洁善良,它也会暗藏杀机,必要时会利刃出鞘。

这还是一个初中生么?严格来讲她小学才刚刚毕业不久,凯莉天生丽质,有种让人说不出的味道,人们把这称之为“早熟”。不胖不高,矮瘦矮瘦的女孩子,看起来弱不禁风,还需要他人的保护。如果真的出事的话呢?

可谁又会对一个年仅十五岁的小姑娘心生怀疑呢?

总之要提防着点,说不定是哪里派来的一个鹤发童颜的杀手呢。好吧,连雷狮自己都觉得扯淡。

他停止了胡思乱想,慢慢悠悠的把车开回了家。

距离凯莉开学典礼结束差不多还有两个小时。想当年他雷狮从不参加什么开学典礼,什么事都让卡米尔在老师面前一笔带过,尽管他的弟弟看不下去但也只能照办。雷狮经常偷跑着出去玩,去小溪边、树荫底下、沙子路上面,不管在哪儿,他总能玩的很高兴。他的作业还是能按时完成,学习成绩还是和平常一样,雷狮的父母不怎么管他和亲爱的弟弟,因为他们忙得都顾不上自己了。

他来到家周围的菜市场。这个小姑娘吃饭很是挑剔,而且颇少吃素,只吃荤。因为这个雷狮可谓是费尽了心思,他只好少做点素,多做点荤。可能是自己也忍受不了了,他和凯莉开始谈判,最后达成了共识,荤素搭配着吃。

那段日子真是折磨人,伺候一个人是多么困难,雷狮想着。

以前的他都不在意吃饭这个问题,雷狮总是定外卖,工作日让他忙的不可开交,他开始体会到了父母的艰辛,就算现在再怎么嚣张霸道不成气候也要孝顺父母。雷狮因为凯莉的到来不得不钻研起健康菜谱这一类的,做出点有营养的能让孩子发育快嘛,他想。

也许凯莉的到来并非没有好处,她让雷狮明白了,生活也很重要。

他买完了菜,进到厨房开始拿清水洗,动作小心流畅。雷狮干什么总是不紧不慢的,他有大把的时间,没有必要像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汽车一样匆匆忙忙,步调极快。慢慢悠悠的,做好每一件事,就行了。

“毕竟慢工出细活吧。”

他哼着小曲,不慌不忙的把菜放进锅里,一手拿着炒菜铲,一手把着锅柄,不一会儿饭菜的香味从屋内传到屋外,分外诱人。




-

凯莉喜欢雷狮做的饭,她说要是你和你做的饭一样让人喜欢多好。

就因为凯莉说了这句话,雷狮对做饭染上了兴趣,不是什么重要的工作就交给了帕洛斯他们,并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说自己家来了个小祖宗,不好好伺候可不行,得罪不起来推掉一大半工作。再说了,有卡米尔这个社会精英在他还怕什么呢,不会出什么岔子的。

雷狮做完饭的大约二十分钟后,凯莉就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家了。

“你怎么……拿钥匙了?”

“我拿你的啊,你跟我说过,有个备用的。就在地毯下面。”

雷狮叹了口气。

“不知道的还以为脚步这么轻鬼来了呢。”他开玩笑的说着。

凯莉永远是那么自觉。她没搭理雷狮的玩笑自顾自的拿起筷子夹起了一块肉,油鲜亮丽的。

“雷狮啊,你不应该当什么大老板,你应该当一个厨师,不然你会对不起你的厨艺的。”凯莉高兴的说着。

“谢谢夸奖?”

“嗯。”小姑娘点点头。

午饭总是过得很快,一眨眼的功夫,盘子里的盛满的饭菜被扫的一干二净。凯莉灌了几口白水,故意打了一个嗝。

“干什么呢,这样子很没礼貌的。”雷狮语重心长的说。

凯莉不以为然的别过头,只冲雷狮眨眨眼。她离开饭厅回到房间,关房门时还故意重重的摔门,和她母亲离开这个房子一模一样的情景。雷狮十分头大。

他只好把脏的碗盘端进厨房做起了家务。雷狮刷碗不仅快而且干净,可能和做文件什么的有关,他既要求质量又要求时间的控制,一分一秒也不能浪费。他的案子总能做的又快又好,而且漏洞不多,甚至没有。

“叮铃铃……”

雷狮放下手头的工作去接电话,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却是凯莉的母亲。

接之前他想了一会儿,然后点了接通键。

内容简单,雷狮什么也没说,凯莉的母亲就已经快刀斩乱麻的一连串不带喘气的说完了。

很简单:他们从国外回来了,要接走凯莉。

雷狮挂了电话,看了看日历,一个星期,整整一个星期,他和凯莉在一起的时间整整一个星期。这么久了,还会有什么不满么?

他突然有些舍不得。

时间过得快,转瞬即逝的,不给人一点思考的机会。雷狮回忆着和凯莉在一起过得这点点滴滴,高兴的,喜悦的,愤怒的,辛苦的,凯莉是个招人喜欢的小姑娘,和她相处一段时间总会让人难以忘记这段时光,会被她深深地吸引住。

这也就是凯莉的魅力所在。定会有人为她之倾倒。

雷狮的心脏有些疼,他不记得自己有心脏病,也不记得有什么遗传的心病。倒像是什么东西锁住了心脏,缠绕着它,逼问着它,折磨着它。

他病了,别人不清楚病因。可他却知道,这病没法子治的。




-

凯莉的学校人性化,在报道之后的第二天还可以休息一天,因此她很快活。


凯莉离开这栋房子的时候是下午两三点,她看着在屋里不安的雷狮,就去问原因,当雷狮把母亲回来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凯莉。出乎意料,她没什么不高兴,不闹不哭,很正常,甚至可以看出一些窃喜来。她兴奋的回屋里收拾行李。


雷狮看她欢天喜地的样子,也没什么可发愁的了。


到了下午母亲来时,凯莉才黑了脸。可是没办法,她必须走。凯莉走到雷狮身边,示意他蹲下,小姑娘凑在他的耳边,说:


“我一直很喜欢你,雷狮叔叔。”


“再见。”


然后是头也不回的离开和重重的摔门声。


就在关门的那一瞬间雷狮才意识到了一件事,很大的事。


他居然喜欢一个比自己小好多好多的一个女孩,还是自己的侄女?!


oh my god.



-

有一点雷狮没有承认,其实只差十几岁,凯莉初三15,他26,差的不怎么大嘛。


再加上她小学上的晚,女孩子上学晚也正常嘛。


然后雷狮觉得自己傻了,他在为自己是个“喜欢侄女”的家伙找借口开脱。


“有啥大不了的,还有师生恋呢,办公室恋情,什么都有。果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吧啊哈哈哈……”


算了算了,不是还有暗恋嘛,暗恋总可以吧……


雷狮真觉得自己中毒了,中了凯莉的毒。致命的那种。



-

后来雷狮才知道自己不是最脑残的那个,凯莉才是。


凯莉回家告诉她母亲还要和雷狮同居,母亲大吃一惊,脸色一变,问了她几个问题:


“你喜欢你雷狮叔叔么?”


“喜欢。”


“喜欢他哪一点?”


“做饭好吃,还长得帅。”


“还有么?”


“更重要的是他家离我学校近!”


……个屁嘞!开车要十分钟好伐?!


“雷狮啊,”凯莉坐在沙发上,“你看看人家怎么恋爱的,兄妹姐弟的,师生办公室的,同性百合的,什么都有。”


“怎么不能兴叔侄呢?”


凯莉对着他莞尔一笑。


“对对对,你说的对,我的小公主。”


所有人都不相信日久生情,但两个人用实力证明了。虽然只有一个星期,但也是一段时间。


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


雷狮摸了摸凯莉的黑发,抱起来又亲又揉的。


那句话怎么说的,反正不急,来日方长嘛。


End.




(占tag致歉)关注陈情令的道友了解一下

凉透好了。

超心塞的希梓:

【复制扩】横店部分剧组已杀青,下条微博起! 大家书剧分离!以后这部剧和魔道祖师没有任何关系!不要回复!不要点击!完全不要再给他任何热度!让它凉透!!我们魔道女孩说到就能做到!


不过剧里的其他演员还是要关注一下的,他们都很好


想复制转载的朋友见评论区

关于

没错我复活了,考完试复活了。

放假会更的勤一些,但还是懒。
另外关于点文只带cp不带梗的是按照作者意愿去写的,如果不信的话我会放截图(哼),不要和我吵,因为我吵不过你(什么)。

除非又私信点梗,就这样。(我脾气,很好,的!)

以上。

【安雷】最后时刻

#OOC,短#
#意识流#
参考动漫《可塑性记忆》中的人物设定
人形有感情的机器人安x漫画家雷

考试前最后一更,无脑。

-
雷狮每次都忙到很晚,不是赶稿就是去参加各种见面会。说真的,能这么火也真是令人无语。

九点、九点半、十点……安迷修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等待着。

“我回来了!”听见开门声,安迷修冲到门前。

“欢迎回来!”

那是第八年第九个月的三号,酷似人类的少年兴奋的对他说道。

-
安迷修是雷狮从市场上买来的人型机器人,随着时代发展的迅速,每个人带一个这样多功能且分别不出人类的机器人已经不足为奇。叫机器人有些难听,索性就直接叫人给他们取好了名字定好了性格,索性换了一个别称,给机器人们一个统称,“Giftia”。

Giftia有着生命限制,只有九年四个月,到期就一定要回收,并非只有外表和人类一模一样,语言和表情也会表现出相对应的情感和性格。如果没有定期收回并得到持有人的签名,其人格和记忆就会被损坏,然后变成无头无脑的战争类机器人,如果不阻止就会对城市产生一定的破坏,是无法阻止的一种灾难。

如果回收成功,那么Giftia的性格和记忆就会被抹杀和消除,有新的人格,新的记忆,开始新的故事。如果持有者愿意,这个Giftia仍会在他身边再待一次,然后有新的生活。

总的来说,被抹杀记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至少现如今的安迷修是这么认为的。

安迷修就叫安迷修,被特定为一个彬彬有礼的绅士,他长得本来就比男生还漂亮的多,棕色柔顺的短发,独具特色的呆毛,绿莹莹的眼睛和一副精致小巧的脸蛋和伶俐的口齿,谁看见了都会迷住的。

会有谁见过机器人长得比正常男孩儿长得还要风度帅气的?所以,这理所应当吸引住了雷狮。

时代的发展也跟着科技的需求,科技的发达也伴随了人类的懒惰。雷狮虽然买了但他并没有松懈下来。从前年就开始了自己最喜欢的漫画事业,他开始作画,发布到网上的知名漫画APP上面,刚开始就好评如潮,掀起了一阵不平不小的风浪。

雷狮努力创作着,他的漫画是全年龄向的,不黄不腐,谁叫他是个直男呢?

如果他画的是个基佬漫或者百合,发出来的一定会吸引无数男女性的目光。

雷狮的工作太忙以至于已经无法打扫他的作画环境和屋内的整洁,他只能去买个清洁机器人。只可惜钱不够,虽然有接连不断的稿费但也不能维持生活,去商场看了一番之后没想到SAI公司这么厉害都推出了这么强大且多功能的机器人而且便宜的让人不敢相信,于是,二话不说就动用自己的小金库买了他,自己毁灭了两个月的生活费。

安迷修的设计着实吸引眼球,久看着也不会觉得厌烦。雷狮并不后悔他买了这个Giftia,有了他之后,可能会对自己的生活有很大的帮助。

“初次见面,我叫雷狮。是个漫画家。”

“这里是SAI企业公司研发的人形感情机器人安迷修,请多指教。”

……好长一串。

这只是初始的设定,第一次见到主人都会这样礼貌的说。久而久之雷狮和安迷修也就混熟了,倘若在不知情的旁人看来还以为二人是密不可分的好基友呢之类的,两人的关系恰到好处。

雷狮整日都很忙,安迷修听他讲过,雷狮有一个比自己小三岁正在准备大学毕业的弟弟卡米尔,虽然不是亲生的,但雷狮却把他当做亲弟弟一样看待,所有事都紧着卡米尔先,当然,开家长会什么的紫瞳的男人不得不拿起手机拨打电话叫自己的监护人过来。

雷狮就是为了逃开父母才来到这所陌生的城市,遇到了安迷修,然后开始这些日常生活。

安迷修算是一个保姆,雷狮每次画画都要很晚才睡,这时候他就像个老妈子一样絮絮叨叨的来到他的房间“打扰”他的作画,说什么早点睡啊太晚了这样只有母亲才会念叨出的话语。

“行了行了知道了,你早点休息吧。没电了我可不管,明天还要做家务呢。”

真令人头大。

雷狮和安迷修相处的不算融洽,但也不能说坏,两人起码还聊的过来。虽然每次进他的画室都会被骂做被打断了没思路会被粉丝骂就怪你类似于这样的威胁,但是雷狮一次也没这么做过,他的画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内容还是独出心裁引人入胜,画风还是细腻多情,夺人眼球。

“你的画很好看。”

安迷修曾经这样评价过雷狮的画,而且神情严肃。这搞得雷狮的脸也突然紧绷着,没过多久也就一起笑了。

“嘴真甜啊,安迷修。得了,哪天本大爷停更一次给你画张肖像。记得好好做饭,真的很好吃,千万要感谢我啊,这是这几年来给你的奖励。”

安迷修愣在原地,然后露出微笑。

那是第七年的第二个月的十四号,名叫安迷修酷似于人类的少年第一次收到了自己的肖像画。

“谢谢你,我会好好保存的。”纵使我的记忆会消失。

我也会保存的。

从那时起,就好像有谁的心脏在怦怦乱跳,安迷修觉得自己变了。

雷狮在他心中的位置和眼中的形象不一样了?

这份情感叫什么来着?

哦对了,系统分析出来,叫喜欢。

-
安迷修不是gay,他只是单纯的很喜欢雷狮。再说了,他不知道gay是什么。

系统里并没有明确指出,他是情感机器人,不是什么词典,所以查不出来。安迷修知道的是,他对这个26岁的男子有着对常人不一样的情感。

他知道这份情感叫做喜欢,但又觉得两个男人在一起不太可能,虽然有着人类的感情和大脑,能够吃人类的食物,能做超乎寻常的事,但这个粽发的毛小子总是觉得和这个雷狮有一道不清不楚的白墙。

将他们隔得千里远。

再说了,他是人类,他则是机器人,在一起,也不太可能吧。

总之,安迷修现在有些乱,就连雷狮也会问问安迷修是不是打扫太累没有好好休息。

“怎么会啊,和这个没关系!”

每次和雷狮近距离接触,自己就会忍不住脸红,然后那个叫做心的东西就会砰砰直跳,然后弄得他的小脸比番茄还红。

他听过,曾经有一位Giftia就和公司的职员恋爱了,两人都很爱对方,只可惜那名少女的生命已经终止,两人不能再见面。

故事很悲惨,也很唯美,他渴望恋爱在他和他之前流动着。不过,雷狮显然是个直男,和一个机器人谈恋爱,安迷修也是痴心妄想罢了。

第九年第一个月三号,还有三个月,他就该离开了。

九年前,在雷狮拆开包装时,安迷修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位英俊的少年,面庞清秀,五官上透露着一些稚嫩的气息,诱人的红嘴唇,闪电一般阴沉沉的紫色眼眸,浓密的黑发,少年第一次带给他的感觉就是一股夏天中少见的凉爽清风,炎炎夏日中的七月流火。有时,他又像冬季的狂风暴雨,电闪雷鸣,紫眸中散发出无限的冰冷和厌恶,让人不由得竖起寒毛,望而生畏。雷狮的性格就像一年中的四季,时冷时热。脾气就像四季中的天气,变化无常。九年来,安迷修也算是雷狮的知己,尽管他有些懵懂,雷狮总能耐着心,和他慢慢对话。

就像一个孩子,从年少无知,到成熟稳重。

雷狮有些大大咧咧,再加上做事凭心情,行为霸道,有为我是王的态度,所以他不怎么讨家里人的喜欢,因为这个,他才选择孤身一人来到大城市自己打拼。

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和选择,这是他亲口说的。

“你也一样,安迷修。”

那时是第二个月。他的时间所剩无几。

-
“我的生命快结束了。”

“你还会记得我么?”

在他的作画室里,安迷修这样对坐在椅子上画画的黑发男人说着。

“你总是爱问一些无聊的问题。”


雷狮只回答了这么一句,就匆匆忙忙的把安迷修赶了出去。

粽发的少年垂头丧气的样子俨然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一样委屈。

两年过去了,他喜欢他的事安迷修还是没敢说出口。

他不禁开始责怪起自己的懦弱。

“我喜欢你”对于他来说,很难说出口。更别说,一个男的机器人对一个人类男子说出这样的话,让谁看也觉得不可思议。

安迷修能想象得到雷狮听到这句话是个什么反应,张大嘴巴,惊讶的一句也说不出来,然后当做开玩笑似的讽刺他几句便了结此事。

安迷修要的不是这样的结局,所以他干脆不说,让这个秘密溃烂在身体里。也许不说,也是一个好的选择。

“对不起。”

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小,让自己也听不到。

时间过得很快,都说岁月是把杀猪刀,能让年轻美丽的少女转眼间变成谁也不认识满脸皱纹满头白发的一位老婆婆。一个月来,两人极其尴尬,也有些不自在。安迷修的问题对于雷狮来说就是一把刀子,直插胸口,流出大面积的鲜血,雷狮舍不得安迷修。敏锐的他早就察觉到了安迷修对他的感情和变化,但他也明白安迷修在想些什么,还是没有大胆的说出来。

我们,不可能。

他是这么想的,一秒之后又被否决了。

我们,有可能。

嗯,这才是雷狮心中真正的答案。

当他想说时,才发现自己已经没时间了。

第二天上午,SAI公司的两名职员来到了自己家,说要回收Giftia的记忆和人格。

终于来了吗,他想。如果回收的话,这对于安迷修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

这一天安迷修格外老实,他没听雷狮一句话就坐到了他该坐的位置上,雷狮也不说什么,签字的时候顿都不顿。

“雷狮。”

“咋了?”

“你过来一下。”

黑发的男人径直走向他。

安迷修脸红了一阵,然后猝不及防的凑过去——

雷狮的嘴唇很软,吻起来十分舒服。酥酥麻麻的感觉贯彻了整个口腔,这是男人的第一次接吻,他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安迷修反而像个接吻老手,轻轻松松探入对面一脸惊恐的人的口中,慌慌张张的找到红色的小舌便与他缠绕起来。

两人吻的时间可能有些过长了,雷狮看样子有些快没了呼吸时,安迷修才松开嘴,舔了舔嘴唇,好像还在回味那个接吻,那个拉出的一道银丝。

“对不起,不过,谢谢。”

伴随着一道不闪不亮的白光,叫安迷修的少年从此消失在了这个世上。

-
“请问,您需要继续使用还是……”

“当然是继续,除非我死,我也不会再换一个Giftia,太贵了。”

黑发的男人怔愣一下,好像在想些什么,随后说道:

“毕竟,我还没有亲口听见那家伙对我说,‘我爱你’。”

“在那之前,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