黯九

什么都混 什么都写
更不更随缘,该取关取关
吃all凯 也吃安雷
忘羡就他妈该死的好吃

【安薄】同桌的你

凯吹养老院薄荷姐和安哥的cp,简称安薄
ooc,注意避雷

#你们真好但我写不出来呜呜呜#
#短#

#渣啊,渣啊,渣啊#

-
最近薄荷的班级里转来一个很奇怪的男生。

他叫安迷修。是一个带有英伦范的粽发碧眼的男孩子,身材高大,性格爽朗。有着让人难以捉摸的“骑士道”。

他转来才一个星期不到,却和班级里的大部分同学都成为了朋友,这才是令薄荷奇怪的。当年她转来的时候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才交上了几位好朋友。

真是令人好奇,长得帅有特权么?

在这两天后,薄荷的同桌突然转走了,安迷修也是单人单桌,索性老师就把他俩调在一起,一来可以增加感情,二来能够让薄荷帮着熟悉熟悉班级和校园,三来可以交个好朋友。薄荷觉得第二条完全不用她来,安迷修人缘这么好,带他参观校园的肯定不少,说不定男女生都挣先带安迷修去参观呢,还用得着她?薄荷不由得在背后喷一喷老师没有眼色。

第二天一早,薄荷就看见安迷修坐在自己前任同桌的位置,有点慌乱。进门说早上好的时候就被同学的目光锁定了,薄荷连忙住嘴,装作不慌不忙的样子走近自己的座位。

“早安!薄荷小姐!在下安迷修,很高兴见到您!”

……这什么?

奇怪的打招呼方式,奇怪的说话方式,奇怪的语言,还有什么“薄荷小姐”,这这这乱了套啊,骑士道是这么说的嘛?!

薄荷被同班同学警惕的目光盯的发慌,连忙回了安迷修一句早上好,不用叫我薄荷小姐了,叫薄荷就可以了之后便坐到位子上,从书包里拿出作业。

安迷修先是一愣,随后回给薄荷一个温暖的微笑。

“是,薄荷,”

他顿了顿,

“小姐。”

唔啊,感觉日子不会好过啊。

-
薄荷感觉自己被全班同学通缉了。

收作业时的冷眼,早读领读时的不听,甚至管纪律时和同学斗嘴,总之薄荷觉得哪里都不对。

安迷修啊安迷修,你人缘那么好干嘛啊?故意为难我么?我上辈子和你有仇啊?这一世报复我是吧?

薄荷气呼呼的在操场找到了安迷修,她对安迷修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添油加醋的说了几句,好突出自己的可怜与无助。

“这么说,薄荷小姐是想……”安迷修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对,换同桌吧!受不了了!”薄荷直接的吐露出了真心。

“这个恐怕,不行啊。”

“唉,为什么?”

“因为,”

安迷修突然凑近薄荷。

“在下只能守护薄荷小姐这一个女孩子啊。”

唉,什么鬼?

脑子好像暂时短路了呢。

这一定是幻觉吧。

-
当薄荷回过神的时候,安迷修已经离开了。

我是谁我在哪安迷修对我说了什么我在干嘛……

安迷修的话可以说让薄荷神魂颠倒了,这算是告白么?这怎么可能是告白呢?安迷修人缘这么好肯定不缺女孩子的爱慕啊?

啊。

薄荷的脸有些泛红潮。

难道说……我喜欢安迷修?

我可滚你妈吧。

薄荷头也不回的跑回了教室,大口大口喘着气,她单手撑着桌子,远远望去安迷修正在和周围冒红心的外班女生交谈甚欢,心里颇有些不舒服。

真是的,我可是高中生啊,这这这算是早恋吧。况且,我也没什么地方值得安迷修喜欢呢。

普通的白色长发,和安迷修近似的绿宝石一般晶莹透彻的深邃眼眸,喜欢穿着白衬衫和蓝色的褶裙,及膝的白袜和颇有英伦范的深棕色小皮鞋,到底哪里值得这个奇怪的男孩子喜欢呢?

“嘛,不想了。”

怎么说的和嫉妒一样呢。

奇怪。

若是喜欢的话,早点说不就好了,这样的土味情话,可真是不符合骑士道呢,也不符合对淑女的尊敬啊。

真是,越来越摸不清楚自己的心思了。

“薄荷小姐!”

“啊?”

听到安迷修的呼唤,薄荷猛的回头。

“如果不行,这个座位,还是换了吧。”

薄荷听到安迷修的语气好像类似于请求。

“……好啊。”

为何要露出逞强的笑容呢?

-
薄荷的新同桌是个女生,这个女孩很好交往,性格算是开朗,但是寡言少语,除非薄荷先说她才会应。

安迷修的座位被老师调到了自己的斜前方,薄荷觉得这么做还是有点不太对,虽然自己不是很喜欢安迷修这个人,但他受欢迎可真是实话。

薄荷很羡慕人缘好的人,她的人缘也不差,可就是只能保持在同学关系上,她很想和同学多接触多交流,可能是因为呵安迷修闹得这一出,同学门都把她淡化了,不想和薄荷有来往。

薄荷:这算是情敌么?

不过,薄荷在上课的时候经常往安迷修的位置偷瞄,看着他勤奋的样子,认真记笔记的样子,专心致志听讲的样子,和积极回答问题的样子,都好生让她不得不“羡慕”啊。

唔,有点想和他坐回同桌了。

停停停,之前是你自己要求换同桌的,怎么能够后悔呢?会让人瞧不起说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人的!

薄荷拼命地摇着头,旁边的女孩子看着她这奇怪的举动写了张小纸条来表示关心。

「怎么了?不舒服?」

薄荷接过,拿起笔写上了几个字。

「我没事,谢谢啦!」

女孩接过纸条看着回答被否定,舒了口气。

可惜被前排的安迷修听见了。

或者说被发现了。

“薄荷小姐?”

“啊,没事没事。”

薄荷看着安迷修担心的样子,心里暗自高兴,难道这家伙心里真的有她?

可别早早的妄下定论,这家伙转来才半个月啊。

再说了,这不等于自恋嘛。

薄荷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这样子根本没办法好好上课啊。

于是薄荷就向授课老师请了假,匆匆忙忙的跑去医务室偷乐了。

“报告老师,要不要我去看一看薄荷小……薄荷同学。”

“啊,是安迷修啊。好吧好吧,你去看看。”

安迷修在被征得同意后,被全班同学八卦的目光送出了教室。

医务室里没人,一片安静。薄荷抚上装满药物的柜子,有些凉。她仿佛能够听见自己紧张得心跳声,是那么的没有规律。

“薄荷小姐?”

“唔啊?!!”

被吓了一跳。

“吓着您了么?抱歉。”

“没事没事,你怎么跟过来了?”

“从上课开始就发现您不大对劲,然后看见您和同桌在小声讨论什么,后来就去了医务室,觉得您哪里不舒服。”

说着,安迷修的头凑了过来,他厚实的大手轻轻抚上薄荷的肌肤,手摸着额头。

脸红耳赤。

“唔,不烫呢太好……等等怎么突然这么烫?!”

要死要死,安迷修你干嘛做这样的动作啊!

小小的房间显得颇有些暧昧,男孩子和女孩子靠的很近,仿佛只差一厘米两人就能嘴对嘴亲上去。薄荷连忙推开安迷修然后倒在白色的大床上,看着安迷修不知所措的样子有点想笑。

“呜哇,您刚刚是干嘛啊?”

“噗呲,没什么。”

真可爱。

“那个,薄荷小姐,您没事了吧?”

安迷修坐着紧靠床边的小木椅上,端端正正的带有一丝滑稽。

“没事啊?你怎么一直在担心我?”

“唔……我……这个……”

“对了,安迷修,”薄荷突然正经起来,“你有喜欢的人么?”

我怎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这个嘛,有倒是有啦……”

说到这儿,安迷修还挠挠头,摆出和平常开朗大方截然不同的小家子气,怕是害羞了吧。

“是个很可爱的女生呢,不知道她喜不喜欢我啦,刚转来时不敢怎么搭话,认为一直很高冷这样呢,”

他轻咳两下,头扭向窗户,接着说,

“总之给人的印象是个文静的女孩子,不会轻易生气。她的头发像天使的羽毛一样洁白,宝石绿色的眼睛一闪一闪,很想和同学交谈却被各种理由搪塞拒绝。”

“我很想和她交朋友呢,甚至不想和她成为朋友的关系。”

“而是男女友的关系。”

“嘛,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

薄荷愣住了,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安迷修说完这一长串舒了口气,如今的脸已经可以和西红柿一比高下了。

“安安安安……安迷修?!你你你……!”

“薄荷小姐,在下喜欢您。”

气氛突然多出了一些粉红色的爱心。

“我我我……这这这!!!安迷修你什么意思?!没和我成为同桌就来报复我么?!”

可能是高兴过头了,说的话都有些磕磕绊绊,薄荷甚至怀疑是不是有人借了安迷修的身体趁机向她告白。

“我我我……”

“薄荷小姐不用但心,在下会给您时间考虑的。”

“只是在这之前,我们能坐会同桌么?怕是没有您在身边,我会很焦虑很不安的。”

安迷修的语气带着一丝可怜和哀求,薄荷不是硬性的人,还算是理解的,不过安迷修的突然告白着实令她震惊,有些不知所措了。

“呜哇,既然你这么说了,”

她终于笑了。

“那我,也就只好同意喽。”

“欢迎回来,我的同桌,”

“安迷修先生。”


Fin.

@薄荷以南 

我感觉我没脸见人了

评论(2)

热度(27)

  1. 薄荷以南黯九 转载了此文字
    吸废总